正德厚生,臻于至善

《天道》五台山论道

神即道,道法自然,如来。

韩楚风拿出了丁元英写的词念到。悟道休言天命,修行勿取真经,一悲一喜一枯荣,哪个前生注定,袈裟本无清净,红尘不染性空,幽幽古刹千年钟,都是痴人说梦。

智玄大师提出2个问题,敢问两位施主什么是真经?修行不取真经又修的什么行呢?

丁元英:大师考问晚辈自在情理之中,晚辈就斗胆妄言了,所谓真经,就是能够达到寂空涅磐的究竟法门,可悟不可修。修为成佛,在求。悟为明性,在知。修行以行制性,悟道以性施行,觉者由心生律,修者以律制心,有信无证者虽不落恶果,却住因住果住念住心,如是生灭,不得涅磐。

智玄大师又问,不为成佛,那什么是佛教?

丁元英:佛乃觉性,非人,人人都有觉性不等于觉性就是人,人相可坏,觉性无生无灭,即觉即显,即障即尘蔽,无障不显,了障涅磐。觉行圆满之佛乃佛教人相之佛,圆满即止,即非无量,若佛有量,即非阿弥陀佛,佛法无量即觉行无量,无圆无不圆,无满无不满,亦无是名究竟圆满,佛教以次第而分,从精深处说是得道天成的道法。道法如来不可思议,即非文化。从浅义处说是导人向善的教义,善恶本有人相我相众生相,即是文化。从众生处说是以贪制贪,以幻致幻的善巧,虽不灭败坏下流,却无碍抚慰灵魂的慈悲。

智玄大师:以施主之文笔言辞断不是佛门中人,施主参意不拘经文,自悟能达到这样的境界也难能可贵,依贫僧看来,施主已经踩到得道的门槛了,离得道只差一步,进则净土,即则凡尘,只是这一步难如登天。

丁元英:承蒙大师开示,惭愧,惭愧!佛门讲一个缘字,我与佛的缘站到门槛就算缘尽了,不进不出,与基督,我进不得窄门,与佛,我不可得道,我是几等的货色,大师已人这首词里看得明白,装了斯文,露了痞性,满纸一个嗔字,今天来到佛门净地拜见大师,只为讨得一个心安。

智玄大师对丁元英说:施主这样做是基于一种对社会文化认识的自我作为,施主已经胜算在手,想必也已经计算到得手之后的情形,势必会招致有识之士的一片声讨、责骂,得救之道,岂能是杀富济贫?

韩楚风:那得救之道是什么呢?

智玄大师:投石击水,不起浪花也泛涟漪。妙在以扶贫而命题。当有识之士骂你比强盗还坏的时候,责骂者,责即诊!诊而不医,元异于断为绝症。非仁人志士所为也背不起这更大的骂名,故而,责必论道。

丁元英:晚辈以为,传统观念的死结就在一个靠字上,在家靠父母,出门靠朋友,靠上帝,靠菩萨,靠皇恩,总之靠什么都行,就是别靠自己,这是一个沉积了几千年的文化属性问题,非几次新文化运动就能开悟,晚辈无意评说道法,只在缘起的事情里顺水推舟,借英雄好汉的嗓子喊上两声,至少不违天道朝纲。

两人来到门外,韩楚风:佛门净地能抽烟吗?

丁元英:栏内是净,栏外是土,靠着栏杆就能抽。

韩楚风:刚才有话没敢说,怕有吹捧之嫌,可又不吐不快,现在可以说了,扶贫之道若以次第而分,也可分为三个层面。

1、天上掉馅饼的神话,实惠、破格,是为市井文化;

2、最不道德的道德,是为哲人文化;

3、不打碎点东西不足以缘起主题,大智大爱,是为英雄文化。

丁元英:不敢当,不敢当。咱们怎么也拽起文来了。可别恍恍惚惚地觉着自己也是大师了。

韩楚风笑着说:惯性,惯性!一下子有点收不住了。这趟如果不来,真是人生一大憾事。只是你我都有谤佛之嫌。也不怕下了地狱?

丁元英:没有地狱天堂焉在啊?总得有人在地狱呆着,你我就算上一个,不然天堂就没了着落。

韩楚风:一招杀富济贫,引出了得救之道的讨论,骂的是你,痛的却是传统观念,一年多不见你,怎么有了这么高的境界了?

丁元英:哪里是境界,我还没有冲动到为了让舆论溅起几滴水花而招惹骂名。当得救之道的讨论浮出水面,那就是我要送给小丹的礼物。

韩楚风:知不知道这件事要有多少舆论和多大的后果,原来是就是为了一个女人。

丁元英:天下之道论到极致,百姓的柴米油盐,人生冷暖论道极致,就是男人女人的一个情字。这两个极致我都没敢冒犯,不可以吗?

韩楚风:当然可以,只是你一向对女人敬而远之,这个弯子绕得太大了。

丁元英:佛说看山是山,看水是水,我只是依佛法如实观照。看摩登女郎是摩登女郎,看红颜知己是红颜知己。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徐万新之路 » 《天道》五台山论道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联系我们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