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德厚生,臻于至善

[老狼原创]我们是谁?我们在哪里?我们要到什么地方去?我们怎么去?

[老狼原创]我们是谁?我们在哪里?我们要到什么地方去?我们怎么去?

宇宙有没有灵魂,是不是只有一个灵魂,是一个命题。但这个命题却是需要在客观世界里如何探索、假说和证明的一个假说,因为人的主观世界只是在采集、整理、分析、归纳和综合来自于客观世界的各种影象而已。

如果去思考这样的问题,就已经快掉进主观唯心主义的陷阱了。因为这个假说,永远无法证明。如果强迫自己相信,就会成为主观唯心主义者了。理论的自恰性只是为了解决传播的问题,但无法解决真伪的问题。

这个世界有黑就有白,如果有一个所谓的灵魂,就应该存在着一个所谓的非灵魂,非灵魂同样是属于灵魂这个级别的存在。为什么宗教战争是最残酷的,就是因为宗教信仰者只相信1,不知道这个世界还有0,还有-1。唯物不唯物,不是看思路,而是看事实。

只相信1的存在,最后未免就变成小乘佛教,只管渡自身也只能渡自身了。任何实践都不可能依赖于玄学而成立的。

当然,从主观去认识客观世界的阶段里,这是一种认识方法,可以提供别致的角度获得独特的体验。但如果应用于实践阶段的时候,害处远远大于好处。

曾经在在一本网络小说里看到两段话,与这里的思辩有些关联,先摘录在这里吧。

……

“你们要记住,修行分的是避世和出世两种,但是两者之间是相辅相成的,缺一不可,哪怕就是最讲避世的佛家在后来也不得不改了禁色、酒等条令。人,本来就是有欲望的,不光是人,宇宙中的所有生物都有自己的欲望,如果强制压制住人最根本的需求,一心求道,反而欲速则不达!”
老科叹了一声,良久才道:“大唐付出那么大的代价后,终于明白了上古之时的修行者为什么会提出出世修行、寄情于山水这些话。天下之事,皆有其规则,而这些规则,就是修行者们所称的道。在茫茫俗世中寻找自己的道,并一直在这条路上走下去,直到寻找到自己的道。大唐万亿子民,岂能走同一条道路?所以现在的大唐,每个人都有工作,都有家庭,都有爱好,在这些东西里面寻找属于自己的道,这才是真正的正途!”

……

卫理呵呵一笑:“大唐的科技是建立在修行和科学的融合上,从某种角度上讲,科学,对事物是从微观到宏观的了解过程,而修行,确实从宏观到微观的了解过程,两种体系的结果,产生了如今的大唐!”

……

下面继续展开我们的思辩:

1、关于这个命题的存在意义和宗教战争的问题:

只要相信有绝对真理存在,就必然会导致对立、对抗和冲突。其实,是要承认宇宙是大象,而我们是瞎子,在这种情况下,任何一个个体,乃至一个组织,都不可能发现这个大象的绝对真理,因为宇宙本身也正在运动变化发展中。

比如,我们就在某个季节里的某一天看到某块小麦田一眼,我们再有心得,也不能说那个是关于小麦的绝对真理。天下的小麦万万千,我们如何确信我们所知道的是适应于天底下所有的小麦呢?这是其一。其二,我们不连续观察小麦的3次生命周期的全过程,我们如何相信我们的观察和分析是经历得起时间的考验呢。

所以,如果宇宙是有边界的,那么宇宙是有绝对真理的。但这个绝对真理需要在这个宇宙的外边才可以确切的知道,而且要观察到三次这个宇宙的兴衰和轮回。或者说,在这个宇宙内部只可能进行微观的把握,但不可能做到宏观的把握。站不到你的观察对象的环境中,你的任何心得永远只能被局限在微观层面上。如果宇宙是没有边界的,那么也就意味着这个绝对真理是没有边界的,那么如何把握。

从刚才的概念出发,其实是这样的一个结论,如果绝对真理存在,作为一个具体的个体、组织来说,能够触摸到的也仅仅是这个绝对真理的片段而不可能是全部。

回到宗教战争这个话题,要想消除宗教战争,只能是先消灭宗教,宗教战争是因为宗教而引起的,不是因为沟通问题。
宗教是天底下最大的生意,垄断且利益巨大。如果不存在绝对真理,就没有宗教存在的前提了,所以宗教必须推销绝对真理并且千方百计证明绝对真理的存在。
多神教好过一神教,是因为一神教推销的是整体解决方案。任何战争的根源都是因为利益。如果这个世界只存在一个神,那么到底是你的神存在还是我的神存在,需要战争也只能是战争来证明。如果这个世界只存在一个神,那么到底是你代表这个神还是我代表这个神,需要战争也只能是战争来证明。

2、关于这个命题的实践意义:

也许首先需要定义,什么是实践。用来修身养性的东西,因为和实践无关,虽然他在辅助或者支撑着具体的实践活动,但它不是实践活动本身。对于个体修行来说,有很多种方法,条条大路通罗马,是正常的事情。只不过每条路都会有只属于自己的艰难险阻。对于相信绝对真理存在的人来说,容易固执,这个是最常见的问题。

实践,更多的应该是在改造自然的层次上,在这个层次上,不会没有路,也不会只有一条路,或者说不会有一条对于所有人都适合的路。绝对真理的概念为什么受欢迎,就因为简单和通用,信仰者只需要照着做就好了。在任何实践活动中,最好、最大、最快和最多这些指标其实都是有害的,最适合自身条件和所身处的环境状态的路,才是最正确的选择,虽然这种选择是需要证明的,尤其是实践的证明,因为这种选择往往不合逻辑。

3、关于这个命题的研究意义:

既然这个世界的本质不是先验存在的,那么这个所谓的宇宙的唯一的灵魂又是存在于什么地方呢?也许,我们需要先给这个概念一个清晰的定义吧……

面对一个混沌复杂并充满了不确定性的世界,如果讲认识,可能是永远认识不清楚的。

如果我们不承认我们是瞎子,我们也许可以以为我们“知道”大象是一个什么样子。

如果承认我们是瞎子,那么不如动手去摸,摸到腿就是腿,至少我们确认了大象的腿是一个什么样子。当然,我们可以管这个腿叫柱子或叫房梁,然后我们争论,如果我们摸的是同一个东西的话。

如果我们摸到的是不同的东西,最开始一定要争论的,这个是必然,如果想要切换成有意义的争论也简单,互相摸摸对方摸到的东西,然后再争论。这就和咨询项目中一定要有调研阶段一样的道理。而且最关键的,最需要调研的不是客户的需求,而是客户的业务对象和管理对象,也就是客户到底在摸什么,然后再和客户争论。

再比如,在目前的管理学领域,门派繁多,就说明还没有人知道大象是一个什么样子,甚至连大象这个概念还没有出现。如果现实就是这个样子,那还不如一边实践一边认识,让认识来牵引实践,由实践来校准认识。就概念而理论,就理论而概念,不过是文字游戏而已。

提一个方法论在这里:要素–>流程–>结构–>架构–>模型–>环境–>模式。

如果想要知道一个复杂系统的模式,所面临的又是细节的海洋,或者说是沼泽,那么能做的也很简单,从细节的沼泽中,筛选出要素,然后分析要素之间的关系,把要素之间进行衔接,就形成流程,这样一个不断的集中、不断的聚合、不断的结构化、不断的系统化的漫长过程,才可能出来一个模型,我们对这个复杂系统的认识模型。最后,还需要深入的研究这个系统所身处的环境,并清晰的展现系统与其环境之间复杂的互相关系,在形成这些逐渐进化并清晰化的认识之后,模式才可能浮出水面。

模式来源于实践,而不应该来源于理论推导和概念演绎。

我们是谁?我们在哪里?我们要到什么地方去?我们怎么去?

任何理论研究都应该是为了应用于实践,而任何实践都应该是有组织的(非一个人的)、有明确边界的(非无限的)、有核心功能定位的(目标明确且有现实价值的)、有时间进度要求的(可以干完的)的以具体的人为核心要素以具体的行为为主体的需要调度整合资源的人类活动。

做自己的主人,远比做这个世界的上帝要重要的多。

劳动掌控一切,实践创造世间!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徐万新之路 » [老狼原创]我们是谁?我们在哪里?我们要到什么地方去?我们怎么去?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联系我们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